汉中搬家公司费用联盟

邹静之--金牌编剧的他,其实收藏家具比做编剧的时间还长...

楼主:今日联拍 时间:2021-01-06 10:27:42

 点击关注“今日联拍”

艺术品全产业链交易平台


幸福感原来就是找到自己而活的方式。真正能让邹静之找到自我和幸福感的,还是这些明清时代的旧家具。邹静之说:“许多人眼里是破烂,而我敝帚自珍。”



邹静之,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作家、编剧,古玩、明清家具收藏爱好者。代表作品有:话剧《我爱桃花》、《操场》,电影《赤壁》、《一代宗师》,电视剧《五月槐花香》、《铁齿铜牙纪晓岚》等,被誉为国内第一编剧。



被誉为中国最著名编剧的邹静之,同时也是一个古玩收藏家,家中收藏的明清红木家具有数百件之多。对收藏的酷爱,反过来也对他编写剧本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邹静之在古董家具收藏上的学问不一般,在收藏界都是出了名的,用他自己的话说:“我作编剧二十年了,但收藏家具比作编剧的时间还长。如果不当编剧,就当个卖古典家具的。







写故事,学古玩



邹静之的作品可以说是家喻户晓,如《康熙微服私服》、《铁齿铜牙纪晓岚》与《琉璃厂传奇》等多部剧作便出自他的笔下,而《五月槐花香》从立意、题材、人物设置再到故事让很多人讨论起他与古玩的渊源。





《五月槐花香》的创作源于自己的亲身经历,也是一部让邹静之开心又欣慰的电视剧。该剧首播时收视率逼近了《新闻联播》,掀起了一股古玩热。


许多观众把《五月槐花香》当古玩知识普及剧去看能让自己知道古玩行的买卖大概是怎么回事,展现了多姿多彩的民俗市井风情。剧中还涉及到了文玩的鉴定与收藏,娱乐之余还长见识。


邹静之说,写这样一个剧本,最怕的是“露怯”,在他看来,写剧本的过程就是一个不断学习的过程。


《五月槐花香》请来观复博物馆的马未都担当文物顾问,拍戏的时候,马未都把自己的很多藏品都搬到了拍摄现场。剧中什么样的人物戴什么样的玉佩都有讲究。





邹静之本来和马未都也是好朋友,因为这个剧交情又深了一层,空闲时和马未都聊一会古玩旧家具,寓拍戏于兴趣,寓工作于娱乐,自然是其乐无穷。


古玩真是很有一个生动的世界。”邹静之感慨道,马未都就曾和他说:“我觉得和人打交道不如和这些旧玩意儿打交道。”邹静之也有同感,和这些旧家具打交道所得来的成就感和快乐感远远大于与人打交道。





如今,邹静之拥有的旧家具有200多件,摆放在自己家里或是工作室中。他的乐趣之一就是和它们打交道:“你对这些古玩花心思,真能品出很多味道来。大件就不说了,小件如帽架子、拜匣、临帖的架子、砚屏、帽筒子、笔筒,这些器物都有一些细致入微的用途,展现出古人的生活根本不是现代人想象的那么粗糙,而是细腻而有风雅,讲究而有情调。他们非常注重生活情趣,在一些小细节上花尽了心思。”





第一次,“打眼了”





邹静之说他对家具收藏如此痴迷,根源是家庭的熏陶。“母亲曾跟我说,我们家原来在江西是十大家之一,当时家中有很多红木家具,太师椅、条案等等。”


邹静之的家,放眼望去满屋子都是明清家具,就连坐下都要小心翼翼,生怕损坏了这些说不清价钱的老家具。邹静之却很随意:“旧家具就要老用着,越用越结实,没人碰,搁在一边,没一年就可能散架。


1990年,邹静之在逛潘家园旧货市场淘到了他的第一件藏品——红木太师椅一对。他当即决定拿出全部积蓄3300元把椅子扛回家了。


“当时我们家挺小的,连厨房、厕所加起来也就三十多平米,那椅子搬回家颇费了一番周折。”邹静之回忆道,“我媳妇儿对于我收藏家具始终非常支持。第一,我媳妇儿听我的;第二,我给她看书,我把当时有限的几本关于明清家具研究的书都给她找来,一本是杨耀的《明式家具研究》,还有德国人古斯塔夫·艾克写的《中国花梨家具图考》。她看了书之后,也喜欢上了。现在她看家具的眼力非常好,因为我看东西比较粗,她很细致。”





这对椅子搬回家之后,邹静之爱不释手,常常拿块抹布反复擦拭,“那时候我身体不好,我看着那椅子,擦着那椅子,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就觉着身体越来越好了。”


可没想到的是,经过仔细擦拭后发现,自己的第一件藏品便看走了眼,用他的话说,第一次买东西就“吃了点儿小药儿”,用行话讲,这对椅子叫“插帮车”,意思就是一个拼凑的东西。好比说,人家收了一批这种椅子,但是全都散了,互相再凑,重新拼成一个完整的出来。


不过,这么一点儿小挫折对于邹静之算不了什么,“好歹木料是对的”,他安慰自己道。“打眼”以后,行话叫“吃药养伤”。“打眼”的次数多了,看家具的眼光也越来越毒了,买的越来越多。“多的时候,家里放不下,就往亲戚朋友家里搁。大炕桌底下捋着小炕桌,桌子底下塞着折叠的东西,到处塞。”


虽然有了第一次的教训,但是打眼的事儿还是会时常发生。久而久之,邹静之也总结了一些经验:“切忌惊喜,不要一看就在心里惊呼,哇,这东西没地儿找去了。一惊喜就想买,一想买就主观,自己提出的所有疑问自己都会把它反驳掉。我发现,往往是一欣喜就做无罪的判断。再对的东西拿过来看,也得先找毛病。古董最奇怪的是一错百错,只要有一个纹理不是这个年代,一下子这东西肯定不对了。为什么人常说,隔两里地就看出这东西不对了,那个时代的釉色和器形是‘关公战秦琼’,根本不是一朝代的事儿。”





用家具,比佳人





关于收藏,邹静之有一个高远的想法:把这些东西永远地留在我们身边,“这些年,中国的古旧家具被韩国、欧洲等国不断地以整集装箱的方式往外运。中国的历史太久远了,旧的东西很多,于是不懂得珍惜。”


这也是邹静之写电视剧写话剧爱用古玩这个题材的原因,一是因为懂行喜欢,二是真的可以使更多的人喜欢这些旧东西,不是为了增值,不是为了赚钱,就是很单纯的喜欢。“喜欢的人多了,这些东西就能更多地留下了,我们就能看见。


邹静之对这些旧家具的痴迷甚至被成圈内编成段子流传,有一次,他和王刚在潘家园看旧家具,正好看中了一个旧柜子,邹静之和王刚看得如痴如醉,拿布擦着厚厚的灰尘。正好一个女演员来找邹静之谈戏,他却根本不顾上和她说话,那个女演员只好很郁闷地走了。


邹静之看上去不爱美女是假,但他喜欢古典家具是真。他喜欢用旧家具来形容美女,比如他会这么描述汤唯的美,感觉就像明式家具,简单中流露出一种味道美。让人一看就能记住,属于那种百看不厌的。





明式家具简洁大方,内敛实用,充满了神韵,清式家具雕琢繁复,夸张浮华,繁华都在表面上。邹静之虽然两个朝代的家具都有收藏,但最喜欢的还是明式家具,它很好的体现了汉文化的精髓。





争收藏,立风范



邹静之喜欢旧家具,其实更喜欢体味这行的人和事,他把这行叫做“从满坑满谷中掐尖找秀气”,考眼力,考见识,拼缘分也拼胆识,捡漏打眼是常事,看走眼说不定一夜声名家当全没了,看似闲散其实暗藏杀机,可以说是一部活色生香的人生书籍,邹静之说,“这些人和事,都太生动了。”



为了能够收到心仪的家具,除了越来越独到的眼光,有时邹静之也不得不使上一些小伎俩。一次他与王刚、龚应恬一同去逛吕家营旧家具市场,刚进一家店,他就看上了正对门口的一个樟木大柜子,正面雕刻着很多古字,漂亮极了。





斜眼偷看旁边两位爷,也眼珠不挪地正盯着这柜子。邹静之一想,坏了,仨人全看上了,今天这东西拿不着了。走近两步,仔细观瞧,柜子一角有很多耗子嗑过的痕迹。


邹静之赶紧装出一副惋惜的表情道:“唉,这耗子都嗑了,没法动了,把里面拆下来修,也修不好了,可惜啊。”说完这话,那两位似乎真的听信了“谗言”,又看了一会儿,最终摇了摇头还是走了。


当时,邹静之心里直打鼓,为了心头好,只能对不起朋友了,跟他们耍了个心眼儿。他们仨走了以后,第二天一大早,他打了个车就直奔那家店了,花了六千块钱就把那柜子拉走了。


“那柜子最起码得有三百年,我拉着去修的时候,一路上好多人问我,这柜子谁的?您卖我得了?我心里直高兴。”


最后修好了,搁家里摆上,邹静之把王刚他俩请来了,他们俩一进屋就看见了:“哟,这大柜子怎么那么眼熟啊,搁你这儿真漂亮哎!”


“眼熟吧,耗子嗑的那个。” 邹静之得意洋洋。





“好小子啊,跟我们说是耗子嗑的,然后你自己偷摸儿的给弄回来了。”他们开着玩笑寒碜他。其实邹静之也知道,当时王刚他俩看他对那柜子的眼神儿不对,就知道他特喜欢,人家就割爱给他了。


我说我喜欢这行儿里的东西,不如说我喜欢这行儿里的人,特别有风范。”邹静之如是说。有风范的人,不单单指上述王刚、龚应恬二位。


邹静之说,这行里卖东西的和买东西的,都是朋友。逛古玩市场时,店家一看邹静之喜欢,开玩笑说“您拿家玩儿去”。


遇到心仪的家具,想要,不是直接讨价还价,而是跟店家商量说:“您让给我吧?”完全不像做买卖。你如果说,这东西看不好,想让朋友给长长眼,店家会说“拿走,一分钱都别搁下。”你拿回家,随便看,因为他心里有底,东西是好的,且价钱肯定是公道的,所以最后往往是你再去把钱给店家送回来,东西就留下了。


“所以这行里特别有意思,沿袭着一些很古老的规矩。比如说,我看上了一件东西,跟人家说好了给我留着,前脚刚走,来了个人也看上了,但是哪怕他出再高的价,卖家也不会卖。这对他们是个多大的考验啊。”这么讲义气又好玩的古玩江湖,怪不得邹静之几十年来乐在其中。





收了多年的这些家具,每一件都经过了邹静之反复的擦拭,体验、欣赏其中的妙处。“任何一件藏品,严格地说我们只是它的过客。


它已经三百多年了,多少代人从它面前过去,你也只是它流过的河流中的一段,它还将继续流下去,而你可能就匆匆而去……所以说一个人想把这些都拥有是一个特别可笑的事情。


你没法儿拥有一个三四百年的东西,它只在这个阶段属于你而已,也许这三四百年所有的人加起来才可以说共同拥有它。”


他随手指了指身旁的一对椅子,“这椅子,就像一个时间的通道,它过去肯定是宅门儿里的东西,三少爷、二奶奶就在这儿坐着,它演绎过他们的戏剧人生。


比如我有一套宋代民窑的小酒盅,我拿它喝酒和拿塑料杯子喝酒感觉就是不一样。我拿它一喝,那时间通道就开启了,我可以和宋代的苏东坡有关系了,这感觉完全不一样了。也许有人感觉不到,但是我特别能感觉得到。”


邹静之喜欢形容这些旧家具是时间通道,是穿越百年沧桑的瑞物,是天地之间不可捉摸的神奇精灵。邹静之也相信缘分,因为古玩是精灵,所以缘分是最重要的,“比如我喜欢木质的东西,因为我是土命,天生就和木头有缘,我们家的植物生长地特别好,连虎皮掌都老是开花,这就是缘分和灵性。





爱收藏,当票友



邹静之称自己在收藏这个行当是个票友,“买这些古董家具,不是为了独占,聚散都是一种缘分。到今天这些旧东西还能穿越时间的隧道存在下来,经历了战火,经历了多少世间沧桑和典故,与它们相比,我们都只不过是个过客。它们比我们的命硬。”


但票友永远比藏家更热爱”,这是邹静之对自己的评价,专业的古文家他们要靠这个牟名或者牟利,而票友却只为这种爱好花钱。


邹静之说,到现在为止,他没因为旧家具挣钱。就是前边那对太师椅原价转给朋友了。还有的不太喜欢了,就送人了,比如朋友结婚搬迁什么的,都送旧家具,“当然是自己不喜欢了的,喜欢的还要留着。”邹静之笑呵呵地说。





为了强调自己不是古玩专业户,而只是风雅票友。邹静之特地指着一个放在桌子上的支架:“这个古人临帖的支架,后面的架子是我后配的,如果我要用来做买卖,肯定要强调所有的东西都是‘源头货’。”



邹静之的家中,一些古代的家具透露出主人的收藏爱好,其实也间或反映出主人个性中沉静、儒雅与古典的一面。


如果说那些线条简洁的明式书案和图案繁复的清朝椅子挤靠在一起,很有些“纪晓岚”式的诙谐轻松,那么,一张不起眼的小板凳如此醒目地放在屋子里,就不免让人觉着奇怪了。


邹静之笑笑说,他只有坐在这张小板凳上,写起东西来才特别有感觉,斯人之朴实、木讷,可见一斑。


邹静之在家里客厅挂了一副对联,他会得意地让做客者领会其中的玄机,对联是这样写的:“今之斯文有著作,静于流水寄清娱。”恍惚中,这幅对联仿佛是300年前的古人为邹静之写下的人生,然后乘坐着时间机器送还给他。这是何等的奇妙?


他还会经常让去别人猜一个并不打眼的可折叠木器,物件展开时像个锥形架子,颇为精巧,叫帽架子:“是古人旅行时携带的小东西,在行李箱时自然折叠起来,到了驿站,展开,搁在桌子上,可以搁帽子。”


因为大部分人甚至就连当初卖这个物件的人都不知道这是帽架子,所以让邹静之捡了漏:“帽架子这种东西在古代就很少见,现在存世的就更少了,卖家都不知道用途,以为是哪件家具掉下来的散件,所以卖的很便宜。”


热衷收藏的人最得意的事就是捡漏,最失意的事就是打眼。这里面的甘苦还不仅仅因为金钱,更多的是那种斗智斗勇的过程和讲究。


邹静之有一件落款为刘墉的黑大漆描金的挂屏,屏上为苏东坡的诗句:“扁舟一棹归何处,家在江南黄叶村”。邹静之说:“当时卖这块挂屏的人主要卖的是漆器,却不知道刘墉就是那个鼎鼎大名的刘罗锅,我一眼瞧出来了,于是不动声色,顾左右而言他,最后没有花多少钱就买了回来。”





学摄影,写故事



邹静之说,他想学摄影,为的就是把自己收藏的这些古董家具仔细拍摄下来,相机当然要买一个好的,这样才能清楚地展现这些超越百年还存在人间的“瑞物”、“精灵”的每一个细微处。


“将来我想写一本关于旧家具的书,家具这个东西,图文并茂才有意思。否则光靠文字别人也不明白。”邹静之说,“这本关于旧家具的书,我会写许多故事。每一件东西都有故事,得来的过程是故事,寻找的过程也是故事,都有人情世故,世间百态。





邹静之如此畅想着,幸运的是,邹静之的夫人也喜欢旧家具,他们几乎有一天自己开着车,带一张地图,穿越于浙江、山西、湖北、安徽、江西、福建等各大大小小的城镇,“从北方山西家具的那种磅礴之气到江苏的那种秀美,再到广东的那种大料,就那样开车一阵巡游,然后出一本书。


当然,他希望能够再写几部有关古玩收藏的剧,让更多的人通过他写的剧本来了解古玩行业,让更多的人热爱古玩收藏。


在他看来,古玩收藏是一个玩到老学到老的门类,每天都能有不同的新发现,每天都源源不断地拥有着幸福指数。



在邹静之的收藏世界里,看不见世俗的金钱观,只有浓浓的文化沉淀、美美的生活情趣,时光在这里飞转,人生百味如此一一呈现出来。





戳下文,再读一篇!


她的墓葬足以撑起一座博物馆,光是那些玉器就让你惊叹不已...



猜你喜欢

 3.45亿!嘉德大观之夜《黄山汤口》天价释出,创黄宾虹作品新记录

 尘埃落定!宣德碗王2.29亿天价易主,连馆藏都难以比肩

 1400万买一个剔红大盘,它到底奢侈在哪?

 高古玉,想说爱你不容易(附50件成交精品欣赏)

 “后母戊鼎”名字改错了?青铜大师为国宝正名,他才是真正的国宝

 重磅 | 国家政策松绑,象牙文物可以依法拍卖了!(附:海内外象牙文物拍卖成交精品欣赏)

 帽哥,他的名字叫李笠

 他被故宫开除,却是一百年来“玩物励志”第一人

 2.8亿的鸡缸杯:最初是他1000港元捡了个传奇大漏

 为一张古画倾家荡产,被绑架宁遭撕票也不变卖,他才是中国最后的贵族


版权声明: 本文来源于明清家具研习社由联拍在线整理编辑。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400 608 1178。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