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中搬家公司费用联盟

北上广年终奖地图

楼主:围棋缘 时间:2021-10-14 14:26:15



看完2017年北京的年终奖地图,小编已经去墙角领悟人生啦~


 北京 


■ 2017年,中国经济整体态势向好,北京城的年终奖稳中有升。纵观全城,年终奖会呈现:西稳东晃,北涝南旱的总体布局。


(可点击放大查看)


位于北京城西北角的后厂村,依旧会站在年终奖鄙视链的顶端。腾讯、百度、滴滴、网易……网络新贵皆聚于此。对于它们而言,年终奖发多少不是问题,怎么发才是问题。HR们要考虑的不只是自家年终奖发多少,还得打听一下隔壁王老五发多少。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拿惯了年终奖的程序猿、IT狗,已经不再为三个月工资的年终奖而欣喜。目光远大的他们,关注的是马路对面的写字楼里能发多少。


如果今年的年终奖发得不满意,他们就要思考一下,来年三月,要不要找个春光明媚的日子,到马路对面去上班。


互联网公司,不仅要发年终奖,还要发得轰轰烈烈,发得别出心裁,发得拉仇恨,惹众怒!我们对后厂村的10位IT精英做了抽样调研。得到的反馈是:他们的年终奖≥3个月工资。


■ 西起国贸,东至远通桥;北至望京,南抵大望路。城东边的传媒精英们即将迎来全年之中,最焦虑的两个月。这一区域的年终奖扑朔迷离,飘忽不定。发多少?取决于老板人品!什么时候发?取决于甲方什么时候付款。


在媒体越来越碎片,刊例越来透明的2017年。传媒精英们的日子不好过。他们的年终奖形式意义大于实质意义。好在他们从来都不乏激情和创意,一年一度的年会能够安抚她们落寞的心。


红毯、酒会、浓妆、情怀,以及老板们踌躇满志的鸡血,都会让她们放下欲望,留下一个精致的背影。不出意外,传媒精英们的年终奖还会上演这样的戏码:一个玻璃容器,装满人民币,每人抓一次,能抓多少是多少。传媒精英们从现在开始,就可以留指甲啦!


说起传媒精英。不得不提蹦达最欢的自媒体人。假装啦油腻啦、佛系啦出家啦。毫无疑问,2017年的舆论风向标掌握在他们手中。可是,这些零星散布于朝阳区各大写字楼里的自媒体创业者,只赚了个吆喝。声量很大,手头很紧。


它们的人数少得可怜。找个大包间吃饭,人都坐不满;办年会演个小合唱,观众席就没人啦。它们的收入也少得可怜,每人发个5万年终奖,就能把公司发破产。于大多数自媒体人而言,年终奖那是2018年的事。


■ 北京城年终奖,最隐秘的位置在东部百子湾,这里是直播网红们的聚集区。圣诞节之后,网红们就开始扮可怜、求同情、要奖金。天天刷游艇,日日666。据说,卖相好的一天就能领两三万。直播网红的年终奖,与三围挂勾,和含糖量同步。


■ 聚集在西长安街沿线的公务员们,年终奖依旧清汤寡水。八项规定之后,发放粮油米面的时代一去不返。每每年终,领导们都在思考,大伙辛苦一年,能发点啥呢?思考了两天,还是决定给大伙发句话吧:大家辛苦啦!过年好好值班!


显然,他们有着一份属于人民公仆的清高!


 上海 


■ 2016年,上海人均年终奖2.3万。但大多数人的感觉是被平均了,拖后腿啦!2017年,上海的年终奖仍旧会呈现:强者恒强,弱者越弱,损不足而补有余的两极分化局面。



(可点击放大查看)


■ 上海是中国金融中心,陆家嘴就成了中国年终奖的制高点。比起北京的金融民工,这里的金融精英们更具优越感。这种优越感无关乎你操盘的资本能砸停几个茅台,也不在于你的月薪能买得起几件徐老板同款白大褂。


这种优越感只是源于,长期远离政治中心,根植于自由市场而形成的发达金融体系。


在陆家嘴,年终奖5万是要跳江的;年终奖20万是要骂娘的;只有年终奖50万以上的中层们,才有心情站在落地玻璃窗前,默默唱起“浪奔、浪流、万里涛涛江水永不休 ”。


■ 嫁人就嫁张江男;娶妻当娶静安女。


张江男作为张江区域标志性词汇,是指一群技术工科老凤凰。他们与非萌即腐的漕河泾90后不同。他们35岁以上,戴眼镜,穿牛津纺衬衣,背黑色双肩包。通常情况下,职位高低与包的大小成反比,与logo大小也成反比。虽然钟情于斯柯达,但张江男早已通过对地皮的执念,成为人生赢家。


不出意外,2017年上海张江游戏公司的年终奖依旧会让静安女们尖叫,但2017年的张江男,眼神里总有一抹高贵的忧伤——因为王者农药团队100个月薪的年终奖已成为只能仰望的丰碑。


好在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处于同一园区的制药外企,年终奖只有2至8个月的薪水。他们的窘迫,可以缓解张江游戏从业者的精神焦虑。


■ 与张江大叔相比,上海漕河泾就是个浑身抖擞着荷尔蒙的小鲜肉。同样以科技企业为主,漕河泾聚集着IT、游戏、外企等一大票长工,还有大量的小微创业公司。论家底他们比不过张江大叔,但论显摆,90后的优势凸显无疑。桂林路某游戏公司的地下车库里,从玛莎到马丁,有几十辆豪车坐镇,这都是“小漕”冲击年终奖冠军的徽章。


■ 作为最具上海特色的商圈——静安寺、南京西路商圈,依旧是这个城市的气质所在。从百乐门到梅陇镇,从久光到恒隆。一条南京路贯穿上海滩一个多世纪的奢华。


上海女人有多美,南京西路看长腿;上海女人有多妖,静安寺里看坤包。赚钱得去张江、漕河泾。花钱得来静安、南京路。张江男在算年终奖,静安商圈里的女人们在算他们。


奢侈品、贸易公司、大型外企亚太总部、4A公司、财会四大,顶级咨询公司……这里卧虎藏龙,鱼龙混杂。同一楼层的公司,一步之遥,却是魏晋之隔。有人年终奖发Tiffany的毛线球,有人只能发毛线。


能在静安商圈租房的大佬们,都是要脸面的,3-6个月薪水,想必是跑不掉了。


 广州 

(可点击放大查看)



你没看错,图上画的是深圳,不是广州。2017年,深圳GDP第N次超越广州,如今“北上广”里的「广」字,只是深圳的形容词。就好比你点餐时要罐王老吉,服务员心照不宣地给你上了罐加多宝。


■ 深圳是只当红辣子鸡,南山区位于鸡腿部位。从南往北,百度,阿里,腾讯三座大楼依次矗立。比起北京的后厂村,上海的漕河泾,位于深圳南山区的BAT更像是正宗BAT。聚集在深圳南山区的殿堂级码农,眼里的年终奖绝不只是金钱,他们更在意的是今年年会,将和哪位明星同台共舞?


南山BAT周围,有数以千计等待破壳而出的创业型企业,从融资轮次到并购接盘,从捣腾硬件到开发软件,从做渠道到深耕内容。风口吹到哪里,他们就在哪里生根。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BAT是他们心中的布达拉宫,2017年的他们,依旧爬行在走向圣殿的路上,磕长头的人,心里容不下年终奖……


■ 不管深圳还要建多少高楼,坐标永远都是罗湖。坐镇罗湖的金融/地产精英们,迈步走出KK MALL,一头就扎进红岭路的烟火里。2017年,房地产行业降温,金融行业也跟着低迷。罗湖这块鸡腿看似硬实,肉却不多。他们干的都是一亿漂十亿的生意,拿的却是一万到三万的奖金。只有潮汕汤粉才能抚慰罗湖精英们冰冷的胃。


■ 龙岗的科技精英们注定要在寒风中露出笑容。因为这里有华为。作为社会主义的死忠粉,任正非不喜欢谈年终奖——太俗气,太短视。任老先生关注的是小伙子结婚了没有?房子买了没有?家里的老人接过来没有?


当组织解决了一切,衣着朴素的工程师们热泪盈眶,豪情万丈——龙岗的GDP我们来扛,坂田的房价我们来背,关外的姑娘我们来娶……至于50薪,年终奖,都太功利啦!


■ 在年终奖的问题上,深圳前海显然境界不同。别人的年终奖看税前,前海的年终奖看税后。因为这里有税收减免政策。甭管你是互联网精英,还是科技新贵;也不管你经手了几亿的贷款,拿了几百亩地,都敌不过致富的春风吹向前海:各行业龙头企业总部纷纷入驻,连许老板都捂着爱马仕往前海跑。


前海的年终奖不在2017,而在2020。前海精英们不谈年终奖,他们谈的是未来。一句“我调到前海了”,就把抓住时代命脉的智慧显露无疑;再一句“有什么好呀这里光秃秃的”,道出了深圳新拓荒者的谦逊与底气;末了再补一句“年终奖是浮云,我们看明年吧”。让所有沉浸在年终奖喧嚣声中的人,不寒而栗!


深圳的年终奖比不出冠军来。因为,真正的高手都在浮云之上。


2017年,张先生的年终奖是《春困》,虽然吆喝了半年,也没卖出去几本。但它能让我感到踏实。能让我在喧嚣之中,触摸到时光流逝的痕迹。


无论你的年终奖能拿多少,都希望你能在年终岁末,停下脚步。给自己发一次年终奖——旅行、美容,抑或是一件心仪已久的衣服。在职场上拼杀的我们,需要停下来犒劳一下自己。


提示:文中出现的年终奖数据,来源于抽样调查,仅做参考!如有不实,敬请谅解!


扩展阅读:


北上广,正在沦为谁的外环城市?!



古代,每个城市都会给建立一道护城河,用来抵御外敌、格守财富;

 

现在,北京、上海等城市都喜欢用“环”做格局,一圈一圈的把自己围起来。

 

这一道道围栏里,圈养的不仅是繁华,还是世俗,是傲慢。

 

但是,物极必反,盛极而衰。

 

现在,一场悄然的危机正在发生,高墙内的人却还浑然不知!

 

1

 

城市是人类文明的最重要载体,每一次人类文明形态的更迭,都会导致新型城市的出现。

 

在农耕文明时代,最重要的生产要素是水,没有水就不能生产,就没有饮食,所以四大文明古国都发源于几大河流体系:尼罗河诞生了古埃及文明、两河流域诞生了古巴比伦文明,恒河和印度河诞生了古印度文明,黄河则诞生了中华文明。

 

到了近代,在工业革命和资本的推动之下,第一波全球化浪潮席卷而来,贸易和金融开始在全球一体化,那些港口型城市聚集了人流、货物流、货币流,在全球资源配置中发挥了更重要的作用。

 

于是,中国兴起了几大门户城市,比如贸易门户——广州、金融门户——上海、香港;行政门户——北京,它们传统的一线城市,主导了中国城市格局。

 

而现在,我们正在经历人类文明的又一次升级:从“大工业时代”大步迈向“互联网时代”,这是一场非常伟大的变革,也比较诞生崭新的文明。

 

我们先再把工业时代和互联网时代的核心逻辑做一个详细对比:

 

工业时代遵循的逻辑是:“占有大于一切”, 它关注的是有形产品的生产和流通,关注的对有形空间的占有和使用效率,但有形的空间对它来说既是优势,也是一种阻碍。

 

互联网时代遵循的逻辑是“链接大于拥有”。它不求占有实体产品和有形资源,只充当大脑和链接,把人、货物、现金、信息等一切有形和无形的东西“链接”起来,突破了物理空间的限制,然后去调配大量分布在各地的外部资源,不求拥有,但求连接。


 

工业时代的思维是线性的、连续性的、可预测的;互联网时代的思维是断点的、突变的、不可预测的;这是完全不同层次的思维模式,互联网代表了更高阶的文明。

 

2


我们先拿广州和深圳、杭州做一个对比。

 

广州是中国传统贸易的门户城市,是商品的传统流通和聚散地,而深圳和杭州兴起的互联网,让传统商品的流通模式发生重大改变。

 

深圳作为腾讯的所在地,承载了社会的信息对接功能,比如微信,数亿用户每天都在上面进行商务活动:点餐、打车、预约医生、快递、扫乘车码等等,这些就像蚂蚁雄兵,蚕食了过去那些规模化、统一化的传统商业服务。

 

杭州作为阿里巴巴所在地,改变了商品流通的通道。比如淘宝、天猫,连接了全球两百多个国家,20亿人口以及数十万亿价值的商品,打败世界上所有的超级港口与购物中心。

 

当社会的信息对接和商品流通渠道都发生了变化,传统贸易必将被严重冲击,这一点从广州的广交会以及各大档口的落寞看出来。

 

未来的社会的核心财富不再是产品,而是数据和信息。谁连接了消费者的需求、谁掌握了消费数据、谁就在制定新规则。

 

再以上海的金融行业为例,传统金融往往使大型企业受惠,我们常说把钱存入银行是穷人变相的救济了富人,因为穷人很难从银行那里获得贷款支持,这让穷人更穷,富人更富。

 

而在互联网时代,以杭州的蚂蚁金服为例,它主导的小额线上贷款在5年多时间累计为400多万小微企业提供了近7000亿元贷款,支付宝也连接了全球6亿用户,它们惠及的就是千千万万个急需拯救的中小个体。


 

未来的贸易,核心是信息化调度,而非传统的物理输送体系;未来的金融,是建立在大数据和信用上的普惠支持,而非传统的银行抵押模式。

 

根本区别在于:传统贸易和金融的核心任务是最大限度地对接大企业、大项目。而互联网时代的金融和贸易的核心任务是最广泛的照顾中小企业和闲散资金,这就顺应了“个体崛起”这个大势所趋,扶持无数个体一起成长。

 

比如马云力推的e-WTP(世界电子贸易平台),目标是连接1000万中小企业和20亿消费者,更加大众化、更具普世价值。如果能把全球的中小企业和青年个体全部激活,再连接起来,那种颠覆性是不可想象的。

 

3

 

GDP作为工业时代的经济统计手段,也正在失效!

 

传统GDP核算有三种方法,即生产法、收入法、支出法。这三种算法都有一个共同的逻辑,那就是用最后的结果数量减去开始的数量,然后得到一个增加值,就是社会创造的价值,这是一种粗放式的计算方式。

 

而在互联网时代,因为有了各种平台,所以边界被打开了,这就让更多有创造力的个体融入到生产中来,每个人、每一支小而精的团队的能量都将释放。

 

“如果他有一个屋顶,可以做太阳能的生意;如果他有一部车,可以做司机;如果他有一块地,可以卖他种的东西。”这就把交易从之前的“企业对企业”变成了“个人对个人”,从“面对面”变成了“点对点”,社会越来越垂直细分,就好比让人体的毛细血管更加丰富,供养能力大大增强。

 

所以,我们必须放弃生硬的生产指数统计办法,要对多种经济形式进行灵活细算,把规模小、未注册的团队的生产效能也统计进去。包括对不同性质的人赋予不同的权重,而不再单纯算人口总和。

 


2016年中国GDP规模在全球占比为15%,而在1998年,这个比例仅为3%。也就是说,近20年间,中国对世界经济的贡献增长了5倍。而在这中国经济增长的这部分GDP里,“数字经济”的贡献功不可没!根据回归模型测算,数字经济指数每增长一点,GDP大致增加1406.02亿元 。以2016年为例,中国数字经济的体量达到了22.77万亿,占到GDP总体量的30.61%!

 

4

 

于是,上海正在沦为“环杭州城市”,“香港、广州也正在沦为成为环深圳城市”,甚至北京,也正在沦为环雄安城市!

 

12月20日,由10款不同汽车厂商组建的Apollo无人驾驶车队出现在雄安,这个车队被称为自动驾驶“国家队”,包括无人公交小巴、无人轿车、无人SUV、无人扫地清洁车、无人物流车……

 

雄安的定位是智慧城市,人与人之间、人与设备之间,和设备与设备之间有效率地连接。从而构建智能基建、智能运输、智能能源、智能医疗、智能教育等全新的社会结构。

 

比如智能医疗,它会利用智能传感器和ICT设备,将患者与医生和护理人员连接,提供量身订做的医疗服务。未来我们不再需要在拥挤的医院等待医生,我们的身体状况会储存在这整套智能系统中,医生也将更容易了解我们的病史,避免使用会令我们敏感的药物。



 比如智能教育,未来雄安也许会为每一个居民用AI智能量身订做教育课程,这里再也没有传统的学校和教师,也不再有统一的考试,课程越来越定制化、细分化,越来越有利于每个人形成特征和特长。

 

未来雄安也或将被机器人接管:打扫卫生的是无人扫地车、送快递的是无人物流车、指挥交通的是机器人交警、酒店前台变成了是机器人接待,景区导游变成了精通各国语言机器人导游。

 

因此,如果说工业文明追求的是高速增长;让人类征服世界,而互联网文明则让人类和自然、甚至和人工智能共同组建成命运共同体。



(上图是一位打扫卫生的老大爷,和一辆自动打扫卫生的机器人)

 


扩展阅读:工资不高,为什么还留在北上广?


北上广,每天有多少人高喊着要逃离,就有多少人揣着梦想涌进来,人潮涌动,却又行单影只。

在这里,一定会有生活过的眼泪,至于这座城市相不相信,其实并不重要。

重要地是,在这里的人是否明白,这样一个让你流泪的地方,为什么还要留下来。

与一位在深圳工作了六年的读者聊天。

我问她,你有想过有一天离开这里吗?

她说,迷茫无助的时候有想过,但每次过完年,又会提着行李,乐呵地踏上回深圳的列车,想念这里的一切。

每天忙忙碌碌,时常焦头烂额,每天又在寻寻觅觅,期期许许,城市有毒,生活在这里的人已然膏肓。




01




一个很要好的朋友,大学毕业后去了北京,大学时我们睡上下铺,无话不谈。

刚毕业那会,大家还是会闲得通过聊天来打发时光。朋友去北京的第二天,就在宿舍群里晒出了新住所的样子。

他兴奋地说,本以为会住地下室,没想到幸运地找到了合租房,一个套间6个人住,依旧是大学宿舍的模样,依旧是来自天南地北。

不同地是,早上醒来的时候,有人已经离开了,晚上下班也是陆陆续续,大半夜回来也是常有的事。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朋友经常发一些几个人在宿舍里拼伙的照片,一个小桌子上放满了装着各类熟食的塑料袋,啤酒自然是少不了的,再后来他们有了碗,渐渐地有了家的感觉。

他说,我们这些北上漂泊的人之间总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

一年后,朋友被家人押回老家县城,他父母是县里的公务员,在当地有着一定的人脉,很快便将他安排进了一个比较好的单位工作。

朋友虽是官二代,但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文艺青年,有着自己的精神生活和追求。

由于不适应体制内的人事关系,干着和自己专业及兴趣完全不着调的工作,也由于父母总是把想法强加于他。

终于,在一个早晨,朋友逃离了小县城,留了一封信给父母。

他在信中写道:请原谅我的自私,我知道你们是为我好,但我并不快乐,北京有我的梦想,有我喜欢的朋友,有我想做的事。趁着年轻,我想去拼一拼、闯一闯、看一看,我不想在这里未到30岁,就已经看到三十年后的人生。

回到北京,朋友搬离了原来的那个欢乐宿舍。他说,我不觉得孤单,这里满大街都是我这样的人,很快我就会有新的朋友。

北京很大,大到去一个地方需要花费一天的时间,周末的时候,朋友会带着画板去一些老北京人喝茶、听评书的老茶馆坐坐,会去胡同里走走看看。

朋友用他的小单反,记录了很多北京的模样,有路边的耍猴人,有玩耍的孩童,有在公园亭子里唱京剧的大爷大妈们...

朋友曾说,在这座城市,只有极少数的外来人是有未来的,我们大多数人最终都会离开这里,成为这城市一瞬的见证者而已,往往忙碌过后伴随着深深地迷茫。

等到离开的那一天,我希望自己是问心无愧地离开,带着满满地见识离开,昂首挺胸。

见识这种东西,与你的智力、学历、年龄都没有关系,见识就是你见过的,这是老家所不能提供的。

今年年初,朋友回来了,还有一个认识三年的菇娘,用一张画像追到手的湖南女孩,他们用在北京漂了几年的积蓄在老家县城里开了一家美术培训班。

他的作品里依旧有着北京的样子,他的培训班生意不错,计划下半年要换一个大一点的场地。

我打趣道,现在当老板了,是不是有点小骄傲。

他说,可以掌握人生,活得更像心目中的自己,这才是我最骄傲的地方。




02




很多人喊着要逃离这里,离开是很简单,一封辞职信,一张车票,就可以离开这个大到令人心慌的地方。

但离开了就真得意味着你逃离了吗?

实际上,我们根本是无处可逃。

在北上广深,不会问你来自何方,不会问你的出身,问你的家庭背景,他们过问的是你的能力和才华。

在这里,不管你今天如何失败,明天依旧可以充满希望;不管你昨天经历了怎样的泣不成声,第二天的城市依旧车水马龙。

其实对于在老家没背景的人而言,留在一线大城市和回到老家生活的难度是差不多的。

在老家发展,往往很多时候,能力是其次,人脉是关键。

如果你的父母亲戚大多是农民或工薪阶层,人脉关系弱得可怜,一般回去也很难会找到比较好的工作。

你如果来自县城里的农村,在老家的市区里上班,你一样是举目无亲,可能房价高的一样让你负担不起。

但工作和工资,发展机遇和前景,则有着天壤之别。

我时常会同身边的人讲一个故事。

那是我认识的一个摄影师,其实他不仅是摄影师,他的写作功力也很了得,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才子。

从上海回到老家的市区,通过两次面试,进入了市里的电视台。

去上班的第一天,办公室同事们对他都很热情,一位大姐还主动说要给他介绍对象。

后来聊着聊着,大姐就问他和台里的哪个领导认识,是不是谁介绍过来的。

朋友并没有想那么多,说我是参加公开面试,自己考进来的。

这位大姐哦的一声,转身就去忙了,热情劲一下子小了很多。

在小地方,流行走关系,流行拉帮结派,如果你孑然一人,那比在大城市还要孤独。

即使你有关系,进了一些比较好的单位,做起事情来,也会顾头顾尾,遇到不顺心的要忍着,不能给介绍工作的人添乱,要顾及人情世故,要权衡利弊关系。

时间久了,慢慢地你也会成为曾经自己讨厌的那种人。

在老家,你要是干的不开心了,想换一份工作,你会发现可以去的公司就那么几家,机遇少的可怜。

可是在北上广深,一栋写字楼里可能就有好几十个同类型的公司适合你。在这里,即使你犯了错误,跌了个跟头,也不必害怕被人认识,换个地儿可以重新开始。

相比较老家的小城市,北上广深这样的城市包容性更强,更适合人成长。

张爱玲说,在这个光怪陆离的人间,没有谁可以将日子过得行云流水,但我始终相信,走过平湖烟雨,岁月山河,那些历尽劫数,尝遍百味的人,会更加生动而干净。

时间永远是旁观者,所有的过程和结果,都需要我们自己承担。

对于每一个仍旧留在北上广深的人来说,只要在这里一天,就有可能改变自己的人生。

在这里,你只需带着两样东西就可以上路:梦想和努力。

留在这里,不管你是在假装活着,还是在勇敢地活着,都希望你能活得更像你自己。

致敬漂泊的追梦人~



搜索微信帐号usaweiqi

历史精华文章排行榜:(关注后请回复黑框中的数字)

 英国女王的气场,值得每个女人学习

 "一带一路"的顶层思维(强烈推荐)

当我们老了,朋友圈会不会变成这样...

人到中年,在撕裂中前行(深度好文)

人有善念,天必佑之

约一知己,同走江湖

静守安然,淡墨红尘

致我们终将远离的子女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