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中搬家公司费用联盟

敌军压境 仓库军官却拒绝发放弹药!士兵含泪刺刀冲锋

楼主:神马真相 时间:2021-11-24 13:53:17


作者:九州


原标题:九州军事冷知识小课堂——【第6期】


长机与僚机共同击落一架敌机咋算战果?汉斯家的规定是必须分出这家飞机到底是谁击落的,否则这个战果作废,只记入该部队战果而不归两个飞行员中的任何一个人。鹰酱更狠,遇到这种情况,直接两个人平分,每人0.5架。


淮海战役总前委(粟裕 陈毅 刘伯承 286 谭震林)的成员在战后都甚少提及此战。曾有人问及缘由,陈毅将军的回答是:我不记得当时我们的战术有多么高明了,我只记得在那一仗之后的很长时间我都在重复地做一个相同的梦,梦里一群白发苍苍的老人围着我,管我要儿子。(淮海战役我军伤亡13万4千人,为三大战役之最)


九州PS:刘帅(刘伯承)从来不看战争片尤其是到了晚年的时候,如果电视里面播放战争片他就会关掉电视或者换台。刘帅的子女曾问父亲:“淮海战役打得那么漂亮,怎么从未听您在我们面前提起过呢?”刘帅不堪回首地说,那场战役结束后,他梦见千百万年轻寡妇找他要丈夫,无数白发老人找他要孩子,他心里不安,所以根本不愿去想、更不会去谈起那场战役了。


1984年7月12日凌晨,由于事先得到“越军可能于今日发起进攻”的情报,我军对阵地前方三百米进行了一次试探性炮击,结果未发现异常,于是下令“一线部队保持警戒,其他人员回去睡觉”。而当时的真实情况是:我兔的炮弹正好打在了猴子潜伏部队的人堆里,负责指挥的两个营长当场被击毙。然而,这支部队体现了顽强的战斗意志:轻伤员默不出声,重伤员至死不动,硬是瞒过了近在咫尺的我兔。到了预定的进攻发起时间,这支已经伤亡惨重的部队依然向我军阵地发起了进攻。抛却猴子的人品问题不说,这些对手的顽强与坚韧值得我们尊敬。


人类历史上威力最大的常规爆炸当属牛牛在一战中的60高地爆破行动,为了彻底摧毁60高地上的让人蛋碎的机枪+铁丝网工事,牛牛派遣澳新军团工兵通过土工作业把450吨炸药埋在了汉斯喵的屁股底下。爆炸形成的弹坑中最大的一个深17米,直径78米,这次爆炸连爱尔兰首府都柏林都有明显震感。


九州PS:那些炸药并没有全部爆咋还有一部分遗留下来的,据说曾经一个小村庄遭到了雷击,刚刚好劈到了炸药结果差点把半个村子炸上天


为了和自己的铁路警卫部队装备的汤姆森冲锋枪实现弹药通用,阎锡山曾经让他的太原兵工厂设计制造了一种口径11.43毫米的毛瑟手枪。更为丧心病狂的是——这种手枪瞄准器表尺最大刻度是600米!


二战中向鹰酱本土渗透的德国间谍登陆时通常是身穿军服,因为这样他们一旦被俘就可以得到战俘的待遇(间谍是要上电椅的)


在朝鲜战场上,我兔也有一种类似鹰酱“狗牌”的东西:一个子弹壳,里面塞着一个纸条,上面写着这个士兵的姓名 番号 籍贯,弹壳口部用蜡封住。


鸦片战争爆发前,虎门炮台添铸了六千近,八千斤巨炮共四十门,结果试射时就炸膛了八门


石原莞尔有一个很不好的习惯——不爱洗澡,以至于身上经常出虱子,他抓到这些虱子后并不弄死,而是养在笔帽里,一有空就放出来看它们赛跑。光看还不过瘾,后来石原干脆在班级里开了一个赌局,自己坐庄收钱。


卡拉什尼克夫一直对弹链供弹有成见,他的理由是:如果阵地上只剩下了机枪弹药,而士兵的手里又只有步枪该怎么办?让士兵一发一发的把子弹从弹链上扣下来?


1933年,脚盆鸡第四师团二等兵松井在大阪市中心闯红灯,结果和警察发生冲突,师团长寺内寿一为了“维护大x本皇军的尊严”,毅然带兵砸了警察所,史称“大阪Go-Stop事件”,第四师团在日本国内的“武勇”可见一斑。


诺门坎之战,日军发现大量日兵尽管戴着钢盔,依然在作战中因头部中弹而死,反而是不戴钢盔的没有这样高的比率。 

这可就奇怪了,难道苏联人用了带磁性的子弹,专打钢盔? 

莫名其妙的日军派出专家到前线考察,这才真相大白。 

大家知道,钢盔是保护头部的,但并不是子弹打不透,真要是子弹打不透的钢盔,人的脖子就该吃不消了。它主要是防御弹片,对于子弹,如果对方的子弹不是击中钢盔正中,由于钢盔是一个弧面,便大多会滑飞。这就是钢盔的防护作用。 

然而,诺门坎之战,日军头部中弹的士兵,多半是头盔正中被苏军一枪命中,钢盔洞穿,钢盔里面的脑袋当然也就一 塌 糊 涂了 

那么,苏军怎么会打得这样准呢?日军研究以后恍然大悟。原来,日军当时使用的钢盔,前面正中有一个小红太阳,那是日军的标志。 

大家知道,红色在所有光线中是最醒目的。 

于是,苏军老远就能发现日军的士兵,并且瞄着小红太阳开火。苏军使用的纳干式步枪笨重后坐力大,但是也有优点,那就是弹道稳定,穿透力大。因为小红太阳正好在头盔正中,一枪命中,日兵大多数糊里糊涂就见上帝去了。 

诺门坎战后,吃了大亏的日兵被迫取消了钢盔前面的小红太阳。


九州PS:无独有偶,脚盆鸡101师团101联队联队长。饭塚国五郎,日本陆军少将 (特晋),按说,做到联队长,手下好几千人,没事儿扣个钢盔在第一线摆酷的机会不是很多。不幸的是饭塚的命比较奇,这个自己不用操心,有人来催他摆酷了。来的就是日本著名战地记者小悮行男。那是在武汉会战前期,1937年9月3日,小悮一行到庐山前线采访饭塚。日本记者想让饭塚的形象天下美名扬,于是就建议饭塚给他们比划几个Pose,给东京的老乡看看。被几个记者一捧,饭塚有点飘了,于是记者们选了附近一个比较符合战场气氛的高地,饭塚拔出指挥刀,又吼又叫,又蹿又跳,记者们的胶卷很快拍完了,大家都很满意。


但是,意想不到的事情也发生了。这个高地虽然适合拍摄,却在中国阵地对面。而且,对面高地上就有160师一个哨所。饭塚的“外景地”(秀峰寺西方高地)正在哨兵的视线之内。


视线内也就罢了,视线内的目标太多,中国哨兵也未必注意得到。但是日本记者为了表现效果,给饭塚扣上了一顶钢盔!当时日军钢盔的涂漆有些问题,华中正是炎热季节,长期暴晒,偶尔又是一场大雨,使用久了,钢盔的绿漆剥落,露出钢底,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于是,中国哨兵就发现远处有一个灯泡似的东西在那里又蹿又跳,定睛细看——哦,是个鬼子啊!看见是看见了,中国兵也没什么办法,距离太远,汉阳造又够不着。几个哨兵一致认为,这鬼子太能装犊子了,得教训教训他。


那哨兵班长正看着饭塚咬牙呢,就瞧见几个老兵油子晃晃荡荡沿着战壕走过来了,他们背的可不是汉阳造,而是三八大盖儿。饭塚所在的那个高地,汉阳造打不着,三八枪的射程可是正好合适。


这位哨兵班长赶紧把几个老兵拦下,给他们看饭塚的表演。哪儿?喏,就是那个一闪一闪发亮的东西。饭塚只扣着个钢盔,赤膊根本没穿军服,几个老兵也辨不出他的身份,但是看他耀武扬威的样子,一致觉得这赤膊鬼子太猖狂了。老兵油子枪法好,说着说着就动了真格的,把枪一摘就瞄上了。


这时候,饭塚的采访已到了尾声,正在和记者们道别。饭塚一转身,正好把一个大光膀子亮给国军了。这时候,那老兵也瞄好了,一扣扳机,“砰”,饭塚应声而倒。按说,饭塚挨上一枪就送命的概率不高。三八枪虽然射程远,但是子弹穿透性太好,一打俩眼儿,不容易造成致命伤。


但是给饭塚这一枪,打得实在是忒准了。附近的日本兵赶来救护,发现这一枪正从饭塚的心窝穿过,把心脏都打烂了……(也有日方记载是中了两枪)。这一部分中国军队方面的记录来自于独九旅的官兵回忆。遗憾的是,虽然有此记载,却没有击毙饭塚的中国老兵的名字。


1941年德军的巴巴罗萨计划开始之初,短短数日前沿边防部队就被消灭殆尽,情况十分危急。

而在最前端防御线被突破后,此时的苏军急需进入前沿阵地与其对抗,否则一旦装甲部队到位,将更难抵挡德军的锋芒。可就在这这种急迫的关头,匪夷所思的一幕发生了。

白俄罗斯段防线8000余人的师级部队驻地遭到敌机轰炸,士兵们连忙去领取武器作战,然而弹药却无法领到,原来当时的苏联弹药库钥匙,掌管在内务人民委员会手中,并不直接由军队管理,领取弹药需要经过各主要部门将军的联合签字授权才可以,这种千钧一发的关头根本做不到。

于是,傲慢的仓库管理员一颗子弹都不允许放出,除非拿到签字。而焦急的军官们和前者争吵起来,怎知这些内务委员会却耻高气昂地威胁他们,如若不按照程序办事,就一律抓捕。

要知道,当时的苏联军队刚刚经历过铁腕运动,军人们噤若寒蝉,再不敢做声。最终在随后的作战中,这个8000余人的队伍迅速被击溃,其中还有一幕悲壮的诗篇,由于没有弹药,一位指挥员组织700余名士兵拿起刺刀向对面的钢铁洪流展开冲锋,他们中绝大多数都倒在了德军坦克车前!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