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中搬家公司费用联盟

【合肥记忆】——古画《蘧庄长卷》里的逍遥津公园

楼主:档案观止 时间:2018-07-06 09:45:58

 文字整理 陆瑢     文图整理 知行

逍遥津公园南大门匾额“古逍遥津”为陆润庠书(清末状元、宣统皇帝溥仪的老师)


合肥人哪有没逛过逍遥津的?它是合肥名胜古迹游览区和新“合肥十景”之一,在几代合肥人心中形成了挥之不去的“逍遥津情结”。“不到逍遥津公园来玩就不算是真正的合肥人,谈恋爱不到逍遥津公园就不算真正的恋爱。”


几代合肥人曾在这留影


今天,多少合肥人的老照片中都离不开逍遥津的背景,那幽静的小道和大草坪、那旋转木马和碰碰车、那有趣的大象滑滑梯、那先进的自控飞机、那一汪碧绿的逍遥湖、那合肥最早的动物园……逍遥津公园留下了多少合肥人尤其是几代青少年过去的记忆。作为合肥老十景之一的逍遥津公园,已成为合肥的标志。


几代合肥人曾在这玩耍


“逍遥津”处合肥东北,上接淝水,下连巢湖,为古时庐州水路的重要通道之一。公元3世纪时,魏、蜀、吴三国鼎立,合肥隶属魏国,镇守合肥的魏国大将张辽,于此修筑弩台,扼制东吴北上咽喉。张辽屡次面对强敌压境、敌我实力对比悬殊的危难局面,临危不惧,履险如夷,毅然率领将士出击迎敌。双方多年来鏖战32场,最终曹魏于逍遥津畔大破吴军,孙权马跃金斗河,死里逃生,数年再无北窥之力。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张辽威震逍遥津”故事,战场遗址就在今逍遥津公园中心一带,以此流传后世的京剧曲目更使“逍遥津”名满天下。


张辽威震逍遥津


以上这些也许是众所周知的,以下这些内容你也了解吗?


       逍遥津占地31.3公顷,其中水面11.2公顷,园址古为淝水上的一处津渡。园名是否缘于战国《庄子》中的名篇《逍遥游》无迹可考。在1700多年的历史长河中,逍遥津除了是三国时期的古战场,它也曾是明清时期几家名门望族的私家花园。


图内青色区域为逍遥津古渡


合肥旧址四面皆用湖水引以城防,“逍遥津渡”亦属“城外四屏”之一。到了宋代乾道年间,人口日渐繁盛,圈地拓城,故将整个逍遥津囊入城中,后日庐州关闭水门,逍遥津水源逐渐淤浅。河中原有的植被,展露之后正是耕作良田,逐渐形成了“都市内置村庄”这一奇景。

上世纪70年代的逍遥津



明朝万历二十年进士窦子偁,在家乡买下了逍遥津一带的土地,在那里建窦方伯别墅和窦氏公祠,逍遥津的一大片水面也被改称为窦家池。


  • 据《景璧集》卷一、《嘉庆合肥县志》:窦子偁,字燕云,出生今安徽肥西。为泉州知府,课最。督学湖广,大计注廉明第一。后任福建左参政,官至福建左(右)布政使。曾为逍遥津主人。有《敬由编》。


上世纪50年代逍遥津鸟瞰图,可见倚水而建的蘧庄



       清代康熙年间,逍遥津又被一王姓儒生买下,因其推崇唐初诗人王维,自号辋川先生,在此筑造“小辋川别墅”,逍遥津也易名“斗鸭池”。


上世纪60年代武陵桥尚有踪迹



     到了晚清,合肥地域曾出现过“龚张李段”四大家族,其中的龚心钊家族,其龚氏先祖自明代迁至合肥,历经二十余世,龚心钊本人一度曾为晚清重臣,任清代国子监最后一任科举考官、大清驻加拿大首任总领事,是近代中国的杰出外交家、收藏大家。

龚心钊(1870~1949)字怀希,号仲勉,安徽合肥人


       根据史料记载,当年,龚心钊进士及第以后,其父龚照瑗在四川布政使任上已年近花甲,为了父亲今后告老还乡的居所,龚心钊将巨额贺银,加上部分私银,在逍遥津营造园林,“筑蘧庄于津畔”,作为其父退隐之所。龚心钊自号豆隐,因此逍遥津又改名为“豆叶池”。

        龚心钊作为清代国子监的最后一任科举考官,掌握着读书人求功名的仕途之路,权重一时,所结好友也多为时人政要。其好友姜筠,任礼部主事,善书画篆刻,笔墨浓重,曾为龚心钊倾心绘制了《蘧庄长卷》。


姜筠《蘧庄长卷》中所绘四景之一:池滨花圃


      据考证,“蘧庄”之名:一者为龚心钊的父亲龚照瑗字“仰蘧”,指他仰慕春秋时归隐不仕的名士蘧瑗;二者 “蘧”亦通“蕖” 即为荷花,因其出淤泥而不染。


姜筠《蘧庄长卷》中所绘四景之二:稻田菜畦,茅亭古迹,曹魏教弩台,东吴飞骑桥皆于园内,龚心钊又于豆叶池畔疏通数条沟渠,将陆地分为数部,自谓世界“小五洲”。


       到了龚心钊晚年时间,他又在“蘧庄”之中将逍遥津现有的陆地和水面依世界地图稍加改造,挖通三大沟渠,这样形成的四块陆地被豆叶池面包围,俨然如世界“五大洲",后人坊间闲谈:龚家世代外交巨子,难道发脉于此?


姜筠《蘧庄长卷》中所绘四景之三:湖中列岛,其中高耸者谓之北螺山,即为当年威震逍遥津名将张辽的衣冠冢所在。


      而后龚家花园屡经战火,日益破败。新中国成立前夕,园址残垣断壁,杂草丛生,满目荒凉。合肥四大家族风流云散,而这幅承载世事的蘧园长卷默默诉说着逍遥津的鸿爪雪泥。 


姜筠《蘧庄长卷》中所绘四景之四:豆池戏舟。图中所见城墙为龚心钊所购合肥旧城墙址460垛,以为龚家花园北墙,南堤设建武陵桥,西壕设文定、日晖二闸,二闸间有问津、金石二桥,其迹今日仍存。靠近今天的逍遥津公元游船码头处。


如今逍遥津公园内蘧庄旧迹难觅


      1949年合肥解放,龚家大力经营的“蘧园”步入军管状态。新中国成立后,人民政府开始将逍遥津逐步辟建为公园,合肥市政府将龚家后院逍遥津辟为公园,并将逍遥津以西的季家花园也纳入园中,1953年正式以“逍遥津公园”命名,这是合肥解放后着手建立的第一个人民公园,也成为合肥园林绿化建设的开始。在第一个五年计划中,生产小组于“小五洲”中大规模种植蔬果。


    逍遥津公园的逍遥阁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逍遥津被一度改名“东风公园”,名字来源于毛主席语录的“不是西风压倒东风,就是东风压倒西风。”



       俱往矣!进入新时代,逍遥津早已是人民的公园。在2007年10月1日,逍遥津公园已免费对外开放。而今逍遥津公园夜景景观亮化工程又将全面提升市民游览体验档次,这里将打造合肥首个灯光文化嘉年华公园。在今年国庆节前,市民就能看到一个夜景璀璨的新公园,“两园六区、一轴九点”的景观亮化,将打造徽韵光影的夜游体验示范区。


声明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欢迎关注“档案观止”

<守护合肥历史 弘扬档案文化>

微信号:hfdagz

【提示】长按识别图中二维码添加关注

档案里的合肥

不忘重托的“合肥答卷”

牢记总书记重托 记录合肥新变化

生气蓬勃的合肥

诗书礼仪的合肥

诗文作伴游合肥

天公地道的合肥

更多精彩推荐

【工业之档】“开关”之间也精彩 ——上海内迁企业发展之八

【合肥记忆】灵魂里飘着花香、书香、墨香——桐城路

【工业之档】科技创新促发展 ——上海内迁企业发展之七

【合肥记忆】王公大臣巡视庐州必经的官道——德胜门大街(金寨路)

【工业之档】打好“黄山牌”的首屈之作 ——上海内迁企业发展之六

【合肥记忆】你只知晓这里秋日耀目的金黄吗——徽州大道

【工业之档】不一样的“新华” ——上海内迁企业发展之五

【合肥记忆】走过这条满溢着文艺范的芜湖路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