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中搬家公司费用联盟

哈姆雷特蛋白:不止是HP300

楼主:中国畜牧杂志 时间:2021-11-24 16:16:17


在中国饲料行业,很多人对大豆蛋白原料HP300 并不陌生。这是全球植物蛋白领域的“贵族”产品, 通常用于乳仔猪开口料配方中。


根据笔者在中国知网(CNKI)的查询,国内期刊文献中最早提及HP300 是在2000 年。在张丽英等发表的“不同寡糖含量的大豆产品对断奶仔猪生产性能及相关生化指标的影响”一文中,作者对比了不同加工方法生产的大豆蛋白源对断奶仔猪生产性能及血液生化指标的影响,其中就有关于HP300 替代基础日粮中豆粕的研究。因加工工艺特殊,文章将HP300 称为特殊大豆蛋白。


然而,在这篇文献中并未提及丹麦哈姆雷特蛋白公司(以下简称“哈姆雷特蛋白”)。直到近年,中国饲料行业才逐渐知晓,HP300 是哈姆雷特蛋白于1993 年推出的首款旗舰产品,专用于乳仔猪断奶料, 也是哈姆雷特蛋白目前在中国市场销售的唯一一款产品。


尽管HP300 作为高端大豆蛋白原料在相关行业内已经广为人知,但据哈姆雷特蛋白全球首席商务官Soren Bank(索伦·班克)先生描述,他几年前拜访中国客户时介绍自己来自哈姆雷特蛋白,对方一脸茫然。


2017 年,HP300 在中国市场的销售量已达到其全球销售量的10%,哈姆雷特蛋白意识到,在中国打造品牌的时候到了。


在进入中国市场15 年之后, 哈姆雷特蛋白于2017 年初在中国青岛成立了全资子公司,这是哈姆雷特蛋白继德国之后在全球建立的又一家子公司。目前哈姆雷特蛋白在全球2 个生产基地分别位于丹麦和美国。

2017 年11 月, 哈姆雷特蛋白青岛子公司搬迁至新的办公室,并于2018 年1 月24 日低调召开了开业仪式。开业仪式上, 哈姆雷特蛋白副总裁于锋博士向出席的二十余名业内代表介绍了哈姆雷特蛋白新组建的中国团队,包括中国区商务总经理卢克伦先生、市场专员张晓彦女士等。于锋博士表示,基于对中国市场的看好,2018 年哈姆雷特蛋白中国团队将继续扩大。


于锋博士在中国饲料行业是一个赫赫有名的人物,过去三十余年,他从留洋博士、研究人员, 到外企技术经理,再到民营企业高管,经历了各种职业角色的转换,技术与管理兼修。他见证了中国饲料行业的发展历程,对中国饲料工业的发展方向也有着深刻的理解和判断。加盟哈姆雷特蛋白,对于锋博士而言是新事业的开始。


“我们都知道中国市场有多么大、丹麦养猪技术有多么好, 希望借助哈姆雷特蛋白的产品, 能够让中国‘多么大’的市场也变得‘多么好’”,于锋博士说。


01
从卖产品到打造品牌

中国饲料行业经过三十多年的发展,正在面临转型升级。大约两年前,于锋博士曾公开表示, 中国饲料业已经到了在国际上和行业内打造品牌的时候。哈姆雷特蛋白亦是如此。


哈姆雷特蛋白1992 年在丹麦霍尔森斯成立,经过二十多年发展,其产品已在全球范围内获得了泛认可,在北美、巴西、俄罗斯、乌克兰、泰国、越南及中国等市场的销量不断突破。根据哈姆雷特蛋白的计算,2017 年全球大约有1.5 亿头仔猪使用其产品。

哈姆雷特蛋白发展历史:

➤ 1992 年,哈姆雷特蛋白公司注册成立,并在丹麦霍森斯开始建设新工厂。

➤ 1993 年,哈姆雷特蛋白公司发布了其旗舰产品:HP100 用于犊牛牛奶替代品,HP300 用于乳仔猪断奶料, 2 个产品一经问世即迅速占据领先的市场地位。基于丹麦和国际市场的需求,公司成立不到5 年,霍森斯工厂的产能就翻了3 倍。

➤ 2001 年,哈姆雷特蛋白公司发布了新的系列产品,可以提高诸如磷等矿物质的消化率。

➤ 2004 年,针对15~30 kg 仔猪又发布了HP200。

➤ 2006 年,哈姆雷特蛋白公司完成第五次扩建。

➤ 2012 年,哈姆雷特蛋白公司为加强在北美的竞争力,在美国俄亥俄州芬得利建设了第二间工厂。

➤ 2015 年, 哈姆雷特蛋白公司被Altor 基金和高盛收购,公司发展步入新篇章。

➤ 2016 年初,哈姆雷特蛋白美国公司第三条生产线投入使用。

 ➤ 2017 年,哈姆雷特蛋白公司在中国青岛成立子公司,发力中国市场……


谈及在中国成立子公司、组建团队,Soren Bank 先生表示, 哈姆雷特蛋白是全球唯一一家专注于幼龄动物营养的原料公司, 拥有幼龄动物养殖所需要的知识,有能力提高幼龄动物的饲养效率。而中国是全球仔猪量最大的国家,正在面临如何提升养殖效率的问题,所以“我们带着产品和知识来了。”


哈姆雷特蛋白的董事会成员之一麦森博士在中国生活了4 年多,他见证了中国农业、畜牧业的迅速发展。基于对中国市场的了解和对中国团队的信心,他相信哈姆雷特蛋白能够将服务丹麦及全球市场的经验带到中国,为中国畜牧市场提供更多、更有价值的产品和服务。


02
特殊工艺造就特殊大豆蛋

大豆是业内公认的成本效率最好的蛋白源,供应充足且氨基酸组成良好。然而,大豆天然含有大量的抗营养因子,使其在某些动物特定时期日粮中的使用受到限制,尤其对幼龄动物的影响更为明显。


大豆蛋白加工工艺不同带来的产品效果差异很大。张丽英等(2000)和马晓康等(2017)研究表明,就生产性能的影响来看, 大豆蛋白经过不同方法加工后对仔猪断奶后头2~3 周的生长速度和平均日采食量有明显影响,这可能与它们中各种抗营养因子、β - 球蛋白和聚球蛋白的存在与否及数量多少有关。


大豆的抗营养因子主要分为三大类,分别为低聚糖、胰蛋白酶抑制剂和伴球蛋白。由于抗营养因子多数属于热敏性物质,通过改善加工条件可以大大降低其含量,但也有热稳定性的抗营养因子如大豆寡糖、伴球蛋白等, 因此,大豆蛋白不同加工工艺的创新和改进最终目的就是最大程度减少抗营养因子,同时保证蛋白的利用效率不受到大的损失。


哈姆雷特蛋白经过多年努力,成功研发出一套特殊的工艺, 能够在不破坏蛋白质品质的基础上把大豆抗营养因子降低到非常理想且安全的水平,从而最大限度地开发大豆蛋白的潜能。


“自然状态下的大豆蛋白由于抗营养因子的存在,其营养的生物利用率受到限制,尤其难以被幼龄动物吸收。为了克服这一难题, 早在25 年前, 哈姆雷特蛋白的创始人Ole 先生就开发了一种生物转化过程,能够显著减少抗营养因子,同时保持高蛋白质含量和氨基酸组成的完整度”, Soren Bank 先生说。


Soren Bank 先生9 年前加入哈姆雷特蛋白,此前,他曾供职于食品企业。Soren Bank 先生坦言,最初吸引他加入哈姆雷特蛋白的原因就是哈姆雷特蛋白的这项创新技术。这项技术也决定了哈姆雷特蛋白产品的高效性能。

“ 以HP300 为例, 哈姆雷特蛋白的产品在同类产品无论是动物蛋白还是植物蛋白中,蛋白含量都不是最高的,但消化率却是最高。蛋白含量包括真蛋白和非蛋白氮,哈姆雷特蛋白关注的是真蛋白含量。因为真蛋白才能被单胃动物充分利用”,Soren Bank 先生说,“ 另外, 在产品生产过程中,哈姆雷特蛋白产品还被赋予了强大的吸水能力和持水能力,并改善了适口性。这是因为,从营养角度来看,良好的持水性有助于食物在消化道被消化,使饲料中的营养成分有足够的时间被吸收。同时,动物粪便中残留的营养物质也会相应减少,对环境来说非常有益。”


于锋博士进一步解释了吸水能力的重要性:“在加工工艺方面,吸水性可以提高饲料加工制粒的效率,让动物在采食过程中的适口性得到改善;同时,水分含量会影响动物的采食行为。”


哈姆雷特蛋白在全球的饲养实验也证明了哈姆雷特蛋白产品的高效性能。全球及国内的研究实验表明,对于5~10 kg 仔猪,哈姆雷特蛋白的效果优于其他大豆蛋白产品;最近在中国农业大学的研究亦表明,与优质的动物蛋白相比,哈姆雷特蛋白产品能保持相似的生产性能,断奶后下痢指标明显降低,并降低配方成本。这一结果与多年前的研究保持一致。更为可贵的是,从生产第一批产品开始,减少对环境的不利影响就是哈姆雷特蛋白最优先考虑的问题,他们在工序设计上重点考虑低耗水、低耗能,降低环境负担。如今,哈姆雷特蛋白生产工艺已经做到零排放,这避免了越来越严峻的环境污染问题。


“哈姆雷特蛋白的生产用到热水、电,产生的挥发性有机化合物已被用于取暖,因此在生产方面不存在环境破坏问题”, Soren Bank 先生说。


哈姆雷特蛋白仍然在不断改进生产工艺,优化产品性能,努力为全球客户提供高品质产品和服务。目前,哈姆雷特蛋白的产品已经覆盖乳仔猪、犊牛、雏鸡、水产和宠物;针对不同市场的需求,哈姆雷特蛋白提供转基因和非转基因大豆来源的蛋白产品;也基于客户的特定需求,提供特殊定制产品。


原料质量是一切质量的源头,忽略原料质量就没有品质保证,尤其对于乳仔猪料的原料选择更是如此。为做好质量控制, 每周哈姆雷特蛋白的实验室团队会从24 h 生产线上采集200 个蛋白质样品进行分析,这些分析是其提供客户服务和高品质产品的重要保障。


“我们看到了哈姆雷特蛋白在全球市场的增长,看到了哈姆雷特蛋白产品为农户带来的巨大的投资回报,我们希望把欧美市场的成功经验带到亚洲,带到中国, 为中国的饲料行业创造效益”,Soren Bank 先生说。


03
基于原料选择的丹麦经验

中国养猪业正在经历从传统到现代的转型升级。欧美养猪生产技术、管理经验为全球提供了最佳借鉴,也成为中国学习发展现代化养猪生产的最有效途径。


有人说, 丹麦养猪业是神一般的存在,这是因为丹麦的生猪产业从育种到饲养管理甚至市场营销都称得上全球翘楚。数据资料显示, 从2005 年开始, 丹麦全国养猪PSY 水平一直以年均0.5 头的速度上升。2015 年, 丹麦全国平均PSY 已经超过31 头, 估计2017 年平均水平已经超过32 头。而中国PSY 平均水平仅在17 头左右。


如何将丹麦的高效养猪经验应用于中国,这需要深刻了解中国与丹麦在养猪生产方面的差异。


在于锋博士看来, 中国与丹麦养猪的差异,其一是养殖水平, 其二则是营养理念。

“ 丹麦的饲料配方非常简单,原料简单、结构简单,成本也不高,再配合上非常高的管理水平,养殖效率就会很高。而中国的饲料配方技术非常复杂,因为我们使用非常多的原料。尽管复杂原料的使用能够使不同资源得到更好的应用,但对于幼龄动物而言,原料越复杂,变异越大, 风险控制越难”,于锋博士说。


Soren Bank 先生对此也深有感触:“在中国,大部分饲料企业的营养师是养猪生产的主导。由于营养师对于成本的控制更加看重,他们会在配方中选择更复杂的原料,或者使用更多的添加剂;而在丹麦,养猪生产者是产业的主导,他们更倾向于选择用最好的原料和尽量少的添加剂, 以此来提高养殖水平和效率,而饲料企业与养猪生产者的目标一致。这也是丹麦能够在饲料中做到不用抗生素促生长剂和基本不用鱼粉、血浆等动物蛋白的原因。”


于锋博士认为, 对于当前的中国饲料行业而言,让成年动物的原料多样化不失为一种选择, 但对于幼龄动物而言,原料要尽可能简单化,并且更多使用优质蛋白原料。


作为全球养猪效率最高的国家,丹麦的经验表明,乳仔猪饲料原料的选择对于养殖效率的影响意义重大。而据了解,哈姆雷特蛋白产品在丹麦乳仔猪蛋白原料领域的市场份额高达70%。


十几年前, 哈姆雷特蛋白就在全球范围内进行了多次产品验证,实验效果明显。近期,哈姆雷特蛋白与中国农业大学开展的实验合作又取得了重要的成果, 预计实验数据将会在2018 年正式发表。于锋博士表示,本次实验结果与十年前哈姆雷特蛋白在中国做过的实验结果基本吻合,这意味着哈姆雷特蛋白的产品效果“从始至终切实可靠。”


HP300 贵不贵?贵! 但贵有贵的道理。


“HP300 作为幼龄动物专用的大豆蛋白源,优于其他大豆蛋白的效果事实上已经毋庸置疑; 作为植物蛋白,我们的最新实验已经证实,HP300 与鱼粉在乳仔猪上的应用效果不相上下, 而HP300 比鱼粉便宜, 这就是HP300 这个产品的重要价值”, 于锋博士说。


于锋博士还讲到另外一件事:多年前,某国内知名企业曾经在饲料配方中使用过HP300, 对产品的质量和使用效果都很认可, 但当时HP300 的供货经常跟不上,后来就不用了。如今, 哈姆雷特蛋白在中国成立了子公司,供货已经不成问题,这家企业又开始使用HP300 了。

后   记

尽管HP300 进入中国市场已经15 年,但对于哈姆雷特蛋白而言,青岛公司的开业才是其中国事业版图开启的标志。正如于锋博士在开业仪式上所说,“希望行业发展得更好是大家一致的愿望”。所以,我们希望有更先进的技术、更有价值的产品、更优秀的理念进入中国,提升中国养殖效率。当然,对于中国同类企业而言,这既是挑战,也是一种鞭策。祝愿中国同行和哈姆雷特蛋白在共同的产业链上能够一起成长、一起进步。

往期精彩内容阅读

☞ 2017年《中国畜牧杂志》企业专访集锦

☞ 行情剧烈变化,蛋鸡产业竞争格局将加剧

☞ 2017年中国维生素产业透视

☞  白羽肉鸡产业深度调整 消费竞争格局初现

☞  政策与资本主导中国猪业供给侧改革

☞  畜牧一体化推动中国饲料产业稳步发展

☞  2016—2017 年中国饲料企业使用陈化玉米导致的黄膘肉问题及思考

☞  近十年我国羊肉进出口分析及展望

☞  我国畜禽粪便集中处理的组织模式

☞  肠道菌群对动物免疫系统早期发育的影响

☞ 业精于专,柳江牧业匠心打造安全高品质鸡蛋

注:本文原文刊登在《中国畜牧杂志》2018年3期,作者为赵楠。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