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中搬家公司费用联盟

六口人居住城中村 常带孙子看迪士尼免费烟花 | 中国人的一天

楼主:中国人的一天 时间:2022-02-14 09:27:34

第2887期

摄影/蓝镜 编辑/王漠沙

设计/杜小娟

腾讯图片出品 

“城中村”推出第十四期,他们居住在热闹的迪士尼乐园附近,却因周边工厂关闭面临无处打工的情况,萌生回乡的念头。

江士芬和老公20多年前从安徽老家来上海打工,一直住在陈桥村,她的两个儿子都出生在上海,大儿子已经出去打工赚钱,小儿子还在上初中。以前陈桥村工厂多的时候,江士芬跟老公进工厂打过工,承包过大棚种果蔬,还开过早点铺,都没怎么赚上钱。

这两年,工厂都拆了,很多和他们一起从安徽老家来的老乡都回去了,江士芬说,这里都快拆光了,迪士尼开园后她也去工作了几个月,觉得不自由,又回来了,自己也赚不到钱,就琢磨着全家回老家去了。

江士芬的房间贴满了她和老公的照片。

暑假时,李先涛在父母工作时间帮忙做家务。

高珍修2004年和老公从安徽阜阳老家来到上海崇明岛打工,5年前来到陈桥村,租住的房子每月600元租金。主要靠老公做一些泥水工等零活养家糊口,她自己因为身体不好就在家照顾读初中的小儿子。

李先玉在出租屋打网络游戏,他说只有放假的时候父母才同意他玩一会游戏,平时不玩。

现在老公在一家造船厂做电焊工。高珍修和老公育有两个儿子,小儿子李先玉今年读初二,大儿子已经参加工作,在一家公司安装宽带。高珍修现在最大的担忧,就是儿子过两年不能在上海参加中考,不知道该怎么办。

高珍修租的房子,厨房很有特点,上面绘有灶花。

十几年前,徐世平和高世修夫妻两人跟着安徽老乡进了陈桥村一家塑料厂干活,工资不高,却很稳定,一直没有换过厂。前两年徐世平所在的塑料厂关门了,他和妻子没有了工作,开始了陆陆续续打零工的日子,目前夫妻俩在路边绿化带种花补贴家用。

儿子徐善成今年18岁,七八岁时跟爸妈来到上海,读了几年书,现在在一家电器企业做检验员,工资4000多,他感觉不够用。

工厂倒闭了,夫妻俩再找不到合适的工作,也想回老家去了,徐世平说:“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吧,600块的房租都快交不起了”。

杨升龙、熊起术夫妇在陈桥村住了8年,老家在重庆万州,这里房租400元,杨升龙是一名木工,和儿子曾经在迪士尼工地里干了5年多。

出租屋的桌子上摆着孙女的玩具。儿子现在在一家搬家公司工作,孙子孙女全家6六口都租住在陈桥村。

杨升龙说,以前迪士尼在造的时候他天天在里边干活,开园之后就没有进去过,他经常会带孙子去非收费区域看迪士尼的烟火。“里边不去了,一张门票抵我们一个月的房租了,买不起啊。”

熊起术在给儿子做绣花鞋垫。

重庆人谭登琼和老公周忠海1993年就来到上海,最近刚刚搬到陈桥村,房租400元,儿子在南通工作。

谭登琼和老公周忠海曾经在一家羊毛衫工厂做了十几年,工厂关闭之后她和老公就在建筑工地里做钢筋工,在上海搬家了十几次。

两个月前,周忠海胆结石刚刚做过手术,花了3万元,一年的积蓄都花完了,现在在家休养。谭登琼和老公周忠海也曾经在迪士尼工地里干过活。

周忠海、谭登琼夫妻简陋的房间。

理发店王老板是陈桥村本地人,今年46岁,开理发店30年,图为他在16岁学艺时买的一把老式理发椅上坐着留影。

19岁的易小东出生在上海,老家在贵州松桃,父母早年来上海打工一直租住在陈桥村,他在王老板理发店当学徒。

王老板说生意从来没有像近两年这么难做过,以前陈桥村工厂多,外来务工人员多,理发店的生意非常火爆,这几年,随着迪士尼动工开业后,这里的工厂都逐渐关停了,外来人员越来越少,生意越来越难做。

王老板说,对于这个理发店,最舍不得的就是店里的一张老理发椅子,那是80年代他学艺时买的。30年了,这把椅子见证过他多少青春和汗水。(微信搜索“中国人的一天”或“chinaoneday”公众号,加入我们的微社区,分享你的故事,你将有机会成为中国人的一天主人公。)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